工商史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工商史苑

    玩高频彩可以赚钱吗 www.upzji.icu 從上海赴任的全聯主委陳叔通

    發布時間:2017年07月03日 信息來源:辦公室 瀏覽人數:17801

    上海是我國工商業的重鎮,工商界人物輩出,人才薈萃。建國以后,上海工商界有3位人物曾出任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主席(主任委員),他們是陳叔通、榮毅仁和經叔平,其中陳叔通任期最長,從全國工商聯籌備起擔任籌委會主任委員,及第一、二、三屆全國工商聯執委會擔任主任委員,前后15年。

    筆者曾以《陳叔通在上?!肺庾鞴晃?。此次,依據最近發現的史料,補充陳叔通先生與上海的幾件事。


    點翰林功成名就   巧周旋密謀伐袁


    陳叔通,名敬弟,字叔通,187687日出生于浙江省杭州府仁和縣(今杭州市)。父親陳豪,字藍洲,號止庵,是清同治年間優貢出身,工詩善畫,頗有文名,曾先后任湖北省房縣、應城、蘄水和漢川的知縣,以清廉著稱,時稱止庵老人。陳叔通家學淵源,幼時耳濡目染,少年即露頭角。17歲中秀才,26歲中舉人,190327歲時中癸卯科二甲第三十八名進士,點了翰林,授翰林院編修。

    三試皆捷后,陳叔通沒有沉湎于仕途,在金榜題名的第二年,風塵仆仆地東渡日本,入東京法政大學,研究政治和法律,融會貫通中西文化。1906年學成回國?;毓院?,他興女學、辦報紙,潛心研究政治、經濟和法律,編著《政治學》和《政法通論》兩書,介紹西方立憲制度和法學思想,這兩本具名“陳敬弟”的書誕生在浦江,由上海群益書社出版。

    1915年袁世凱策劃復辟帝制,企圖以每月600元的高薪收買陳叔通。他不但拒絕,而且聯合了梁啟超等一班進步人士到上海策劃倒袁。梁啟超到上海后,為了安全考慮,整日足不出戶,與外界聯絡主要依靠陳叔通等人四處奔波。陳叔通曾結識馮國璋的秘書長胡嗣瑗,通過這層關系,利用馮國璋與廣西等省督軍之間的密電碼,分別致電陸榮廷等人,稱蔡鍔已在云南起兵,陸榮廷等人不知其中內情,以為馮國璋在暗里主持反袁,隨即一改觀望態度,通電全國,廣西等省紛紛宣布獨立,興兵討袁。


    顯身手振興“商務”  扶“浙興創辦“合眾”

    陳叔通的秘密行動被袁氏察覺,欲逮捕他。幸虧商務印書館總經理張元濟和浙江興業銀行董事長葉揆初事先得到消息,連忙函告,張元濟請他襄助商務印書館。適此,商務印書館因舊體系中編譯、印刷、發行三所各自為政,行政、用人、財務都集中不起來,一度陷入困境。張元濟向陳叔通請教。1915年底,陳叔通進入商務印書館。他覺得館內應設立總機構來協調各所工作,即擬定組織大綱和各種章則,提交董事會。張元濟和董事會對他非常信賴,1916年正式請他主持總務處(總機構)工作,從此,商務改變了以往散漫現象,辦事有章可循。商務印書館還通過陳叔通的關系,取得浙興銀行貸款,大膽引進美國、日本的先進印刷技術和機器設備,使商務在同行業中獨領風騷。

    陳叔通任浙江興業銀行的駐行董事是該行董事長葉揆初的推重。他在浙興銀行任職期間,浙興銀行定活兩項存款曾五度在全國各大商業銀行中居首位,尤其是1922年和1926年都遙遙領先于其他商業銀行。存款對于銀行來說,是顯示其實力的重要標志。胡子昂先生曾撰文評價:“叔老任浙興銀行駐行董事兼總經理辦公室主任,頗多建樹,在銀行界卓有信譽?!?/span>

    浙興銀行還全力資助了一個“合眾圖書館”。陳叔通、葉揆初、張元濟均任董事,在蒲石路(今長樂路)購地建館,經過2年籌建,于19398月正式成立。解放戰爭期間,陳叔通經常步行到馬斯南路(今思南路)中共辦事處看望周恩來同志,每次從辦事處回來,總要到圖書館去坐一會,并帶去解放區的《新華日報》、毛主席著作單行本等。當時,上海市議會議長潘公展常去拜會住在蒲石路上的一個中央信托局的頭子。潘對圖書館很注意,提出要去“參觀”。經董事們研究后向潘說,那是葉揆初的私人的藏書館,沒讓潘去“參觀”。


    救學生“十老上書”  建國后妥善安置老人

    19475月,上海交通大學學生開展“反內戰、反饑餓、反迫害”斗爭。警備司令部肆意逮捕大批無辜學生。陳叔通聞訊后,出面聯絡葉揆初、張元濟、張國淦、唐文治、李拔可、錢自嚴、陳漢弟、項藻馨、胡煥等社會知名老人,并親自起草,上書國民黨上海市長吳國楨和警察局長宣鐵吾,指責其違法行為,要求釋放學生。信中說:“┄┄夫學潮有遠因,有近因。遠因至為復雜,姑且不論。近因則不過是學校以內問題,亦有因生活高漲,痛之切膚。而推源內戰。此要為盡所同情。政府不知自責,而調兵派警,如臨大敵。更有非兵非警參與其間,忽而毆打,忽而逮捕┄┄,學生亦人民也,人民犯罪有法庭在。不出于此,而于法外任意處置,是政府先已違法,何以臨民?”要求“將逮捕學生速行釋放,由各自學校自行開導?!鄙蝦!洞蠊ā吩浴妒仙鮮欏肺獗ǖ勒庖幌?。當局對10位老先生甚為惱火,欲捕,但懾于他們在社會上的名望,不敢妄動,采取茶會形式,請10位老人去“談話”,但他們一個也沒有去,當局迫于輿論,無奈悉數釋放了學生。

    建國以后,19529月,陳叔通在北京向有關部門匯報“十老上書”事件,提請照顧這些健在老人的晚年生活并予以安置。中央有關部門非常重視,專門派員向馬敘倫先生了解是那10位老人?現在情況如何?馬敘倫為此寫了一份情況,根據馬敘倫記憶的內容,發函送達上海有關部門。此時,陳漢弟(即陳仲恕,浙江人,前清知縣,陳叔通的哥哥)、葉景葵(即葉揆初,浙江人,前清道員,進士)、李宣龔(即李拔可,福建人,前清知府,舉人)已故,除陳叔通外,在上海尚有6位。有關部門逐個拜訪6位老人并形成一份報告。第二年6月,張元濟被任命為上海市文史館館長,張國淦、項藻馨、胡煥被任命為上海市文史館館員,8月,唐文治被任命為上海市文史館館員。夏敬觀已有上海市文教委員會安排職務,提高薪金。至此,十老人團在滬的6位全部妥善安置。


    情寄梅花  有所不為

    陳叔通是杭州人。杭州孤山多梅,聞名天下。他的先輩贈致力于收藏書畫,但在一次戰火中被毀,唯有一幅明代唐寅的墨梅,幸而保存下來,傳給了他。作為一種寄托,他默默地廣為收集梅花畫,“期于足百而止”。唐寅的墨梅也就成了后來“百梅”之首了。

    古人向來把梅、蘭、竹、菊稱作四君子,認為它們是美好純潔的象征。陳叔通所以寄托于疏影暗香,也是與他為人分不開的。他說:“梅花的品格很高,耐寒,有骨頭?!彼R悅坊ㄗ鑰鱟悅?,自我修養十分嚴格。他說:“古人云:思無邪,邪者私也,以權謀私就是邪?!彼照話?,痛惡諂諛。他說:“阿諛逢迎是賊也,這種人千萬不能用?!背率逋ㄗ苑羆篤?,反對講排場、鋪張浪費。他痛斥浪費國家資財是最大的敗家子,是在挖社會主義墻腳。他極重視養廉,他說:“貪污無行是大恥,人貴知恥,古人云:知恥者近乎勇?!彼炎約旱腦⑺壩興晃?,認為“有所不為,才可有大為”。

    經過30多年的積累,陳叔通集成梅花畫一百家。他把這些畫影印出版,名曰《百梅集》。他的書齋也命名為“百梅書屋”。他善作詩,他的詩集也作《百梅書屋詩存》。建國以后,他將所珍藏的這百家名畫全部捐獻給了國家,保管在北京故宮博物院,曾經公開展出,供參觀者欣賞。


    迎解放勞軍卓著  任常委推辭薦賢

    19495月上海解放,年逾古稀的陳叔通正在北京參加新政協的籌備會,此時此刻他與上海各界人士一樣沉浸在歡樂之中。625日,陳叔通等著名人士一行70人由北平抵滬,全市性的慰勞人民解放軍的運動開始醞釀。經過3周的籌備,717日在國際飯店14樓正式成立了上海各界勞軍總會?;嵋橥貧ǔ率逋ㄎ魅撾?。勞軍總會在陳叔通的主持下,廣泛動員和聯絡社會各界積極參加,以捐獻、義賣等各種形式,取得了認繳款物87億元(舊人民幣)的卓著成績,陳毅市長特此親筆書寫了“勞軍模范”四個字,感謝各界人士的厚愛和熱情。

    同年826日,上海市工商聯籌委會成立。陳叔通在列23位常委之一。得知此事后,91日,他致函給上海市工商聯籌備會,信中寫道:“工商業聯合會籌備會臺鑒:頃滬友剪寄報紙,始知弟在列常務委員會,歸入文化一類。弟此次并未參加(會議),事前亦無任何人與弟接洽。以后弟是否在滬尚未決定,況精力實屬不及,謹此辭謝。如另補人,弟以為商務印書館經理謝仁冰先生,現系商人又兼文化,正為合宜。潘(漢年)副市長、許滌新處長均知之,且較熟悉。應否即以仁冰先生補常務委員,請公決。報紙附呈,想亦確也。專此即頌,臺綏!陳叔通謹上?!貝思蛋肝南?,在最近組織編寫《上海市工商聯文史資料》時才被發現,非常重要。此函可以這樣理解,陳叔通或許知道將留在北京工作,因此謝辭上海的常委職務。他推薦的商務印書館經理謝仁冰,后來出現在19512月上海市工商業聯合會第一屆執委會名單上。


    一心記住六億人口  兩眼看清九個指頭


    新中國成立時,陳叔通已是73歲的老人了,但他仍然用詩一樣的語言“七十三前不計年,我猶未冠志騰騫”?;逗簟按蠛們俺棠艿窖?,未來盛業共加肩”,決心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把晚年的全部精力貢獻給人民的事業。他曾對人說:“我對中國光明只是憧憬,經過與黨的最高領導的多次談話,我的認識才豁然開朗,才認識到自己過去數十年的掙扎是屬于舊民主主義的。而舊民主主義在中國成不了氣候的。只有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新民主主義過渡到社會主義,中國人民才能站起來,中國才能獨立富強,中國才不會再被帝國主義欺凌踐踏?!筆賂?/span>50多年,陳叔通相信“中國走社會主義這條路,能獨立富強”得到了印證。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陳叔通既是第一至三屆全國工商聯主任委員,又是第一至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第一至三屆全國政協副主席。他不顧年事已高,不辭辛勞,除從事大量國事活動以外,還經常到基層調查研究。三年困難時期,針對社會上一些人猶豫不安的情緒,他親書一副對聯,上聯是“一心記住六億人口”,下聯是“兩眼看清九個指頭”勉勵大家遇事要顧全大局,多從廣大人民的利益出發,既要正視困難,也要對成績有自信,不要因為暫時困難而喪失信心。這副名聯因其深刻的哲理和生動形象的語言,當時很快在工商界中流傳開來。


    做黨的諍友摯友   奉行“三心”作風

    受中國共產黨的委托,從195110月起,陳叔通主持工商界全國性組織的籌建工作。他擁護黨的領導,接受黨的領導,虛心向各方面的同志學習,為工商聯工作傾注了大量精力,推動了全國私營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因此,他受到黨和人民的敬重和愛戴。人們都稱他為“叔老”。叔老年紀大了,不能記筆記,主要靠想、聽、問來領會文件精神,來調查研究。他年邁耳背,在小型會議上,他常常依次坐到發言者身邊,一個一個仔細傾聽。他德高望重,但從不以長者、領導者自居,作風民主,奉行“三心”原則,即先要以心比心,才能以心批心(以發自內心的真誠來批評別人的缺錯,聽取別人批評自己的缺錯),求得協力同心。


    叔老是黨的諍友、摯友,他曾寫下“真心靠黨路不迷”的詩句。他身居要職,仍認真學習、研究黨中央文件。學習中遇到問題,他找陳毅、李維漢等同志求教,或打電話給周總理約談,實在搞不懂的大問題,有時與黃炎培(任之)聯名寫信,直接向毛主席請教。毛主席很尊重二老,回信時,信封上寫的是“叔通、任之先生”,信紙上則寫“任之、叔通先生”以示并重。

    1966217,陳叔通在北京病逝,享年90歲。